丈夫-李太激动指问:「你说会不会(自燃)-手机游戏资讯

                              • 时间:

                              章泽天晒女儿礼物

                              批煽暴派涼薄 怕點相少出街更令人髮指的是,煽暴派文宣及後還冷血地聲稱,李先生當日是「自燃」,而不是被人縱火燒傷,李太激動指問:「你說會不會(自燃)?」

                              責任編輯:Iris

                              暴徒冷血屈受害者「自燃」 對家人二次傷害極殘忍

                              她慨嘆,自己沒有辦法控制別人的口怎樣說,但公道自在人心,對這些「文宣」的涼薄說話,她感到十分憤怒,極不願再有下一位受害人,呼籲暴徒停止暴力行為,「活生生一個人被你燒成這樣,以心比心,別人這樣燒你,你會怎樣?」

                              黑衣魔上星期一舉行「三罷」行動,有黑衣魔在馬鞍山港鐵站內大肆破壞圍欄與閘機等設施,路過的李先生於是上前喝止,雙方因而發生肢體推撞,有黑衣魔喪盡天良地向李先生身淋易燃液體及點火,令他頓變火人,需送往威爾斯親王醫院治理。

                              難以置信暴徒毫無人性事發至今雖然已超過一星期,但李太情緒仍然未能平復。她自丈夫受傷後一直「食唔安,瞓唔落」,幸僱主對其狀況十分體諒,讓她放取有薪假至下月底,以便照顧丈夫,「每日只是睡一兩小時就醒,再不能入睡,迫自己吃點東西,以免因血糖過低而暈倒。」

                              (記者 文森)暴徒以「私了」方式酷刑對待持不同政見人士,手法已遠遠超越人性道德底線。李先生上星期一(11日)見義勇為訓斥破壞港鐵設施的黑衣魔,詎料對方狂性大發,向他淋潑不明液體及點火,造成五成皮膚燒傷、兩度接受植皮手術的李先生,至今仍然昏迷,未脫離危險期。一個大好家庭從此陷入噩夢之中,李太昨日接受訪問時難掩悲憤,一字一淚質問暴徒:「活生生一個人被你燒成這樣,以心比心,別人這樣燒你,你會怎樣?」最令人不寒而慄的是,暴徒竟冷血地稱李先生是「自燃」受傷,對惡行毫無悔意,對家人是二次傷害。

                              李太透露,丈夫有多達五成皮膚燒傷,上星期六(16日)及本周一(18日)先後接受過兩次植皮手術,「首次手術先做雙手植皮,做了五六小時,原本想同時為腹部植皮,但因為肺部出現不正常情況而停止手術。」

                              腹部的植皮手術在本周一已經完成,歷時3小時至4小時,李太透露,丈夫仍然昏迷,在深切治療部留醫,未渡過危險期,需觀察植皮後會否出現排斥,之後才可以知道下一步的治療方式,未知最壞可能出現什麼情況。

                              遭縱火嚴重燒傷李先生的太太(右)講述她的丈夫現在情況。左為葛珮帆議員。 香港記者 攝

                              事件對李先生一家已造成極大困擾,李太雖然未有接獲任何恐嚇,但亦十分擔心在街上會被人認出,怕一旦遇上黑衣魔會同樣被襲擊,所以已經減少外出,即使必須外出亦會戴上口罩遮蓋面容。

                              李太憶述,當日接獲女兒通知丈夫被人用火燒傷的噩耗時,她的第一反應是難以置信,直至現在仍難以接受有人可以做出如此泯滅人性的行為,一直堅強的李太憶起當天的情境,一度激動落淚說:「沒有想過有人會放火燒人,當日我剛回到公司就接獲女兒電話,說爸爸被人潑火水,被人放火燒。我不能接受!」

                              11日上午李先生在馬鞍山港鐵站內被黑衣魔澆琳易燃液體致五成皮膚燒傷,至今昏迷,其妻接受採訪質問暴徒:「活生生一個人被你燒成這樣,以心比心,別人這樣燒你,你會怎樣?」。事件已對李先生一家造成極大困擾,李太雖未有接獲任何恐嚇,但亦十分害怕遇上黑衣魔會同樣被襲擊,必須外出會戴上口罩遮蓋面容。

                              今日关键词:王宝强冯清疑同居